fondofu

【咩喋】病人(伪兄弟 HE) 完结篇





尾声



  杨洋虽然继续留在组里,但我用一纸诊断书断了他可能冒险的路。谢枫倒是欣然接受,张咏却不大乐意。



  “我说李易峰,你就这么把杨洋给收了,我上哪儿找身手这么好的搭档去?”



  “得了,我知道你要结婚,都一身伤了,卖命的事少干。”我跟他碰碰杯,大排档正值热闹的时候,临近冬天,吃着小龙虾额上还是会冒汗。



  不准杨洋喝酒,他偏把酒瓶子握在手里,特别不甘心。



  “听话,养身体,换一个喝。”搂过他肩膀,手背蹭他不开心的脸。他可怜兮兮地盯着我,小狗似的,黑眼睛葡萄一样。不过这招他使了十几年,我已经能免疫。



  “老板,来瓶旺仔牛奶。”



  “李易峰!”纯良的面具总算给拆了,他把我伸出去的手捞回来,正色对走过来的老板道:“王老吉。”



  谢枫笑得不行。 



  “你小子,就李易峰降得住你。”



  我笑眯眼去看他,他没有一点被嘲笑的自觉,拉开易拉罐环,得意地扬了眉毛:“我乐意。”



  听张咏说,杨洋就是凭借极好的酒量喝趴了老大才得到赏识的,一个卧底在组织里呼风唤雨,霸气得很,想不到一到我面前就怂。我喝得有点醉了,半眯着眼看他。



  他目光澄明,不好意思地望着我。



  “我们杨洋哪儿都好,就是脑子不经用,不带拐弯的。”



  所以才喜欢我这么久。



  我笑起来。



  “可能是跟我学的。”



  头天晚上酒喝多了,早上去到医院还有点晕乎,好在没有手术——院里让我上交论文,留了许多空余时间给我。



  “李医生早!”这精气神,值夜班的护士中,就陈曼利一人有。“早啊,快到八点了,能回去睡个觉了。”



  没回应我的关心,她贼兮兮笑道:“昨晚上没睡好吧?黑眼圈重的哟。”



  “一边儿去。”这小姑娘,讨打到一种境界。



  “小心嫁不出去。”周光彦迎面走来,并没有放过逗小姑娘的机会,陈曼利怒瞪他:“你才要小心,院里被你甩过的姑娘我手指头都数不过来,娶不到老婆活该!”



  难得见她这么介意别人的玩笑,看来是真的想跟男友结婚,于是说道:“放心,你男朋友肯定巴不得快点娶你进门。”她没多计较,哼一声走了。



  我转去看周光彦:“有急事?”



  走到没人的角落,他压低声说:“国外进修,真不去?”  



  摆摆头。



  “杨洋不是都好了吗?”



  我拍拍他的背:“一两年太长,而且我仔细分析过,这趟进修对我的帮助不大,你就好好找个理由帮我回绝了吧。”



  “好嘞。”他乐呵呵地准备走。



  “光彦,”我叫住他,他停下背影,“咱们认识十年了。”



  一句谢谢哽着说不出来,我们熟到不能正经讲话。



  “还真是遗憾,至今没有摆脱你。”他转回身看我,悠着声音回。



  “死小子。”他知道我想说什么。  



  父亲初冬从非洲回国,约我去酒吧喝几杯。



  坦白了我与杨洋的关系,他多的话没说。“把心当火把,脑浆当路,双眼在终点处。”一把年纪还是文艺青年,只把诗念给我当做嘱咐。



  后来我让杨洋接来了母亲。



  酒吧门口,我和杨洋心照不宣地退到一边。



  看到她,他酒醒了大半,像一下子少了三十岁,木讷、生涩、词不达意。



  “清圆,好好过,”没有再念诗,没有唱帕瓦罗蒂,他整理着衣服,只说了这一句,“易峰,这是杨洋吧,你们也是。”



  接着他拦了一辆的士离开。



  结果他面对的真实,是承认不能面对自己的错误。



  母亲回程路上万分安静,只在路过一家花店的同时,轻轻叹口气道:“怎么回事,去一趟非洲就老了。”



  杨洋看看我,我冲他眨眨眼。



  不是每个人的病症都有药可医。



  “妈,生老病死人之常情。小时候您给我说的。”她笑了声,拍拍我脑袋:“有什么好安慰的,他没在非洲死了,我就谢天谢地咯。”



  拿着杯子躺在床上,杨洋光盯着我不说话,我受不了他那双亮闪闪的眼睛,督促他喝光牛奶,去擦他唇上的沫:“我总觉得,你好像比说的要更早恢复记忆啊。”



  装作不经意地,我存心逗逗他。



  “想起来一些片段,能猜出来你是我哥。”他晃了又晃我脖子上搭着的白毛巾,瞧我无奈的表情,笑得像智障。



  “比如?”



  他停下晃毛巾的手,一把把我拽怀里。温温热热,胸口心跳震动。



  “你说不会。”



  你不会也离开我吧。



  宽心一笑,我张嘴咬咬他脖子,一股奶香,沐浴乳竟然是婴儿用的那种,简直傻得要命。吻落在额头,他只要温柔,我就一点办法没有。



  不会。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写在最后:



  这是一个患病医生如何治好自己的故事,也是一个用虚假保护自己的人,如何学会面对真实的故事。



  爱情可以是霍乱,是魔鬼,让人染病让人死去。



  但毋庸置疑,它也能治好自己。



  现实很残酷,希望我们守护的咩喋能够面对真实,诚实地跟从自己的心,好好爱下去。



  我愿意用一生,等他们两个的结局。



  哪怕是个足够打脸的sad ending,我也全盘接受。



  李医生视角的文文结束了,杨病人视角的文,将在明年高考完继续。希望看文的亲喜欢这篇文,也希望到时候能喜欢那一篇~



  以上。






评论(14)
热度(23)

© fondofu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