fondofu

【咩喋】病人(伪兄弟 HE)





  “请问是谢警官吗?”走廊窗户外的风景还不错,一眼望过去都是绿,晴朗的天气全在上面闪着光。



  “我是,请问你是?”



  “我是李易峰。杨洋醒了……”



  我听到那边有一瞬间的嘈杂,脚步声混着些人声。



  “太好了。他现在情况如何?我们能来探望吗?”



  知道他看不见,我依然像个蠢货摇着头。



  “他失忆了。”



  电话那边又瞬间沉默了,突然闪过一声椅子摩擦地面的刺耳响动,我皱了眉。



  谢枫或许从我平静的音调里听出了不平静,因此,我很感谢他不是问我杨洋何时康复,而是:“那……有什么地方需要我们帮忙吗?需要拿他的档案给他看吗?”



  “他失忆更多是心理原因,我准备让他从零开始,这样才能保证他接受自己。”我都有些佩服自己,这么冷静自信地说着治疗方案,却根本不确定能否奏效。



  “请等等我。”开门声和走路声,他走到了安静的地方,听不出是叹气还是笑:“什么都不告诉他?李易峰,你不忍心吧。”



  我这下硬是从他的话里听出责怪来,这声责怪直接把我动摇——即使是通情达理的母亲知晓,她一样会怪我。知道一切却讳莫如深,眼睁睁看着他迷失于涂白的记忆,我是挺混蛋的。



  带点对自己的嘲讽,我嗤笑道:“杨洋出车祸到现在,我从来没忍心过。



  “但我要尊重病人的意愿,他的情况表明,这就是最佳的治疗方案。你不说我也知道,他天生是块当卧底的料,忍耐力、心理素质,乃至于反侦察能力都百里挑一。直接告诉他身份他不可能相信,而我们,看不出他到底信没信。”



  虽然觉得我说的在理,他还是坚持着:“那也总比……”



  “谢枫,我不需要你帮别的,就这一个,你别让他知道自己到底是谁;”我打断他,语调急促,字句间不敢有多的间隔,“看他怀疑自己的真实身份,我更不忍心。”



  我赌一次,他是真想由头来过。



  “烦请你相信,他难受我也不好过;我对他,不是没血缘的哥哥对弟弟,那么简单而已。”



  我听出来,他这下是真笑了——幸好我已经坦荡,并未有多的忧虑。



  “难怪你现在没有理智。”他淡了方才的焦虑,一言一句刺进我脑神经,“那我问你,他现在是真的什么都不记得还是假的,你能看出来么?”



  我傻住。



  “也许他记得自己的事,忘掉的,是关于别人的,只是选择隐瞒。不告诉他任何事,你需要编造谎言来解释,为什么他被送来医院,为什么没有人来看望他,为什么是你这个医生来照顾他,你确定你能骗过他?



  “再者,就算他是真的忘了一切,你让他从零开始,不用面对父亲的死亡、卧底的责任——既然是他的潜意识选择忘记,你填进去新的、轻松的记忆,你真觉得他还愿意想起来?万一他的潜意识不愿意想起来怎么办?你骗他一辈子?说你只是个善心大发的医生?



  “就算他想了起来,那些不好承受的记忆和现在的对比,你以为他那么强大能忍受这种落差?”



  在他一连串的质问中,我嗡嗡响的脑袋骤然清明了。



  我不是想为他造一个理想国。



  “你多虑了,我不会说谎骗他,我只说作为一个医生该知道的事情。我会告诉他,他是出了车祸被送来的,送他来的人没有露面,他的身份是从证件得知的,他的家人我们正在尝试联络;尘埃落定之前,由我来照顾他,他是个病人,只需要安心休息。医生照顾病人,天经地义吧?”



  他不是小孩,于他而言没什么颠扑不破。



  “给他一个新人生这种事,谢警官肯定是好莱坞大片看多了,至少我做不出来。我只做医生该做的事,让他相信我,陪他想起来。他当然会选择性隐瞒,但不论如何,他清楚还有个医生在旁边陪着。”



  谢枫大概能理解我,语气里的咄咄逼人听不大出来了:“好吧,这个我接受。但他想起来以后呢?你是他哥却骗他说你只是个医生,他会怎么看你?”



  我终于有了洞若观火的笃定,话一出口,所有虚浮的困惑茫然都云消雾散。



  “只要他想起来,他不会怪我。”



  自始至终我如此坚决甚至于固执,只因为我相信,做这个决定,唯一不会怪我的,就是杨洋。



  “李医生,杨洋醒了。”一通电话结束,我身后传来陈护士的唤,背脊一僵,我正欲往病房去便想起来:“小陈,帮我通知科室所有人,不要告诉病人任何与他身份有关的事,包括我认识他。这是治疗要求。”现在,他唯一了解自己的渠道是钱包里的证件——不凑巧,那是属于卧底“李道遥”的证件,全系伪造,已经被我藏起来,取而代之的,是谢枫几天前差人送来的二代身份证。



  安排妥当,我略忐忑,抿抿嘴咽咽唾沫。



  有什么好担心,他不认识我,而我知道他的所有。都说“知己知彼,百战不殆”,我已经是旗开得胜。



  长长吐出一口气。



  但我有个弱点,喜欢他,所以脑子糊涂。



  摇摇头,甩开那些婆婆妈妈的担忧,我打开门进去。  






评论(6)
热度(11)

© fondofu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