fondofu

【电影向】Method(电影内容+结局扩充 HE)




二、



一看就知道是他的房子。一级级台阶爬上去,英佑放慢脚步,面无表情观察着他的家。

壁灯亮着所以墙上挂着雾蒙蒙的晕,光源太少、夜里太暗所以房里光线透出格外的温柔。似乎家的温暖永远是硬心肠的软肋,英佑的向往不请自来。

他的背因为这样愚蠢的情绪绷紧了。

是他们的家。

很明显地落后,没有目光注视自己,他松懈着缩起身子,无意识向后一退,硬的心肠自作主张长成礁石,武断专横,扎得他有点怕;想转身逃跑的念头也长出来,沾着海水晒干后的盐,碾磨近处新生的棱角。

他这时候毫不隐藏在孩子身上才突出的特质——怕生;但想摒弃对未知的强烈好奇心。

“英佑啊,快来!”导演在叫。

双手放进裤兜,假意是把忐忑藏好,英佑才慢吞吞跟进去。

他们的家里,肯定到处都是他们的东西。

或许是小时候养成的,他习于盯着最显眼的东西。玄关处放的女人雕像,外行人也能看出,“有艺术感”不过是“没有美感”的含蓄替身。仅仅是其上夹带的、主人的情感,给了它独占每位客人注意力的权力。

他不该进去。

“英佑,进来吧。”

一个温和的女声,英佑抬起头看向声音源头,隐隐希望着,走廊尽头站着的,是一个毫无味道的平凡女人。

她很漂亮,同这所房子的外面一样。

纤长美好的身材,精心打理过的头发妆容,恬淡迷人的气质,围裙裹着的雅致上衣。

她很漂亮,把围裙解下来应该更加;可是系着围裙不是更好吗。

他礼貌点头当作应答,视线很快低落了。

不只有表演,前辈的生命中。他倏尔想起宰夏眼里的光,表演的时候独属自己,其他时候,属于她。

因为心里突兀燃烧起水做的火,他还不大能与流动的灼烧感讲和,所以成为一个不讨喜的学生和客人似乎是情有可原。

“在舞台上需要冷酷无情,为什么需要冷酷无情,是因为需要自由。”宰夏一本本地拿出与表演方法相关的书,嘴里耐心地讲解着。

英佑故意夸张地点头应:“是!”完全是问题学生理所应当顶撞老师的样子,宰夏自然被惹恼,与这几日一样抛过来恼怒却克制的眼神。

不声不响记好“冷酷无情”的规则,英佑在解读完宰夏的眼睛之后,继续维持着表面的冷静——如果真的能冷酷无情,绝对不自由。他窝火于前一秒的实践所感,默默反驳着。

对抗、激怒,或是老师的妥协、学生的认罪,那不是英佑要的。

还需要做些什么,宰夏的克制才能像表演时候一样没有。

英佑沉默以待,迎着他的目光。

“英佑说是了,先吃饭吧。”可是她适时地解围了,和所有体贴细致的美丽女人一样,得体、落落大方,巧妙地缓解了自己引起的尴尬。

英佑注意到,宰夏僵硬的面部表情悄悄松动了;他与衰老没有任何交往,但不妨碍在她的话音之后,年轻找上门来短暂做客。

兴致全无,自己在他面前不过是个任性无知的小崽子。

他情绪消极的时候,最擅长不言不语昭告全世界,于是餐桌上,他注意着宰夏的筷子,它在哪自己的筷子就横插在哪,小孩子心性地报复着。

宰夏在心里好笑,只当他是被自己的教育给弄得不高兴了。

手机响个没完,给他烦躁的心又加上一桶吱啦作响的热油,划了一次次手机屏幕,他只想快些把饭吃完,看看自己还能在心里弄出怎样的事端。

“经纪人是不是在等呀?”她和刚刚一样出声,兜头一桶冰水把他的火给熄了。

似乎他越焦躁,她看起来就越好。

接通电话,嗡嗡响过训斥,然后是圆滑的嘈杂,如此种种像在强调她开口的错误。状似无辜地挂断电话,他眼睛不再抬起,等着看她准备再说些什么话。

她果然善良,话题转得刚好:“话剧,有趣吗?”

他微掀眼,冷冷打量她;没有看到一丝一毫虚伪造作,仅只时间在她脸上充分声张,不给她多少皱纹,却给她太多聪明的表象。

过分聪明,这可能是英佑所知,她最大的缺点。

可是前辈似乎非常喜欢这样的她。

“话剧会有趣吗?”反问一声,他抿紧嘴唇以防泄露不快。但显然不快的语气已经把整个餐桌给淹没,暗涌翻卷,他不看向宰夏,在这一刻捡回懦弱搂着,害怕看到他为保护爱人显出的不快。

“怕是要变得有趣了。”妥协的时候才将懦弱扔掉,他语气冷硬,筷子握紧在碗底转了又转,他承认自己因为他们交叠的手感到憋闷。

互相依靠是情侣之间惯有的演出。

抽身事外再好不过,有益于理性的判断。他有十几年的经验,同时忍耐着被保鲜膜包裹的窒息感许多年。

他今天决定让忍耐到达极限。

“让它变得有趣不就行了吗?”他不明不白地补充着,挑着眼望着对面的漂亮女人微笑。他想起了她的名字,本来他不愿意记的。

熙媛。


I just want to take you to my world
把这个像是做梦的瞬间装进眼里
即使过了今天
也不要忘了我 我会再来看你......


歌词很轻松,逐渐被他的耳朵模糊,大概由于每一句都唱进了心里,轻松也成为讽刺。窗外飞逝而过的街景黑得尤其均匀,本来决定不再置身事外的英佑又一次抽离了。

他疲惫得很轻,浮在今时往日的混沌界限中间,挫败得寸步难行。


We go drive to the ocean line
我的心也超速了
We go drive to the ocean line
无法停止的时间
We go drive to the ocean line
一直开到我的心里……


乏味生活促使大脑长久以来,缺少对混乱的品尝。他不知道怎么处理了——与自己的交流被莫名隔断,他的心脏竟然闭上了平日聒噪的嘴,拒绝和他交涉任何刨根究底的办法。

音乐太活泼,他的烦扰未免不应景。

低下视线到近旁的书上。

他临走时收拾好坏学生的身份,毕恭毕敬接过宰夏给的忠告。

“认真看,忘了你是个偶像歌手。”

他回忆着宰夏的目光,他不演戏的时候总有办法让英佑失望。虽然他也不算清楚,自己想要的有哪些。

拿起那本书,他细细看遍封面。

《打开的门》……

钥匙是这个吗?

他以一种荒唐的无赖虔诚,冷冰冰地翻开它。

后来他才知道,冷冰冰的可以是火。

TBC...

评论(9)
热度(44)

© fondofu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