fondofu

【咩喋】医生 (伪兄弟 HE)

咩咩视角来也~





〇、



  “下周。”一支烟着了,火星窜出来,烟圈起了。



  “老谢......”我伸手拍拍他肩膀,他还紧着眉,一口口把尼古丁往嘴里吸,迟迟不吐出。我无奈于他这番举动,和他共事几年,没有几次准确猜出过他的想法。



  不过今天,我难得猜到了。



  明天似乎会下雨,天台上卷着捎带土腥味的风。远望这座城市最繁华的地带,探照灯错杂着黄绿蓝,高楼一幢幢倏忽极度渺小,万千住户的光错落无序,以不可知的速度缓慢流动的江水,蜿蜒在光照最亮处,乱在一起的种种灯光混成无可调配的颜色,毫无章法地涂成抽象派也难懂的凌晨夜景。



  是非常名不副实的沉默。



  车开过国道、高速路、立交桥,直行、转弯、刹车、在某个角落鸣笛,一辆接着一辆、一列追着一列、一排并着一排。的确,这座城市从没有绝对安静的时候。



  可我还是打破了这场沉默。



  “老谢,我没想过会活下来。”余光里,火星晃着亮了亮,跟着又隐了。



  他掐灭了烟。



  “杨洋......”



  我打断了他的话。



  “放心,你知道我,我不做白白送死的事。”我扭过头和他对上眼,“但如果是有意义送死的事,我不会拒绝。”



  他从鼻腔发出一声叹息。



  “也许会有更好的办法。”他低低回我,带着再明显不过的犹疑。



  我因而转回头,摇了摇。



  “老谢,你是我前辈,肯定比我清楚。一旦有差错,保全队员性命和确保任务成功,后者重要得多。”



  他像是有着关于死亡的预感,今晚感性得反常。



  “杨洋......这两年我一直在想,到底你是对的,还是你继母是对的。”



  像被卡住了脖子,我一时无言。



  “可以安稳过日子,却跑来受这些苦。”他说完一把搂过愣住的我。



  老谢他......我控制着情绪,卧底不能有过度的情感。



  我也伸手把他给揽着,终于笑道:“从小,我就想成为爸爸一样的人,现在,我更想。如果我一条命能换来这么多,有什么关系。”



  我抿抿嘴。



  “只是,就这么死了,李易峰和妈会怎样。长这么大,我什么都没为他们做过,反而一直给他们心里添堵。”我说着说着就放松了,继续念叨下去。



  “和李易峰最后一次见面,是吵架;和妈最后一次见面,那天早上跑完步回家,在电梯门口遇见跟她说了声拜拜......



  “本来以为做了这个工作,这种程度的事完全妨碍不到我。”我说罢,自嘲着抹抹眼角。



  “既然选择了这条路,爬也得爬完,没道理后悔。”我松下揽着谢枫的手,双手握住天台边沿的栏杆,生锈的部分蹭着手指,给了我保持清醒的忠告。



  “可能是日子近了,突然后悔没能好好给他们告别......”



  我没去看谢枫,也没有多余的心情去解读他的表情。我完全松懈了自己,哑声说着类似遗言的话。



  “要是我真死了,你帮我跟李易峰说。”我顿住,全身起伏奔涌的情绪已隐匿两年,陌生得促使我收紧了喉头。



  我很想他......



  “我从来没有恨过他和妈,我也很想和他们一起生活,但是,成为卧底我并不后悔。”



  谢枫抚抚我的背,不甚轻松道:“还有吗?”



  我很想他。



  灯光退场,高楼一幢幢依然渺小,江水回到阴影中停止流动,整座城市没有一辆车,更没有任何打破沉默的动作。出乎意料的、绝对的安静。



  夜空乌黑,李易峰眼睛的颜色与此,没有丝毫相似。



  可我还是想起了他。



  八岁到二十四岁,他没有离开过我,和他承诺过的一样。现在看来,爽约的似乎会是我了。



  “还有......”



  我感到一阵轻松,于是莫名笑起来。



  我很爱他。



  “就这样吧。迟早要离开的人,没必要留那么多麻烦。”






评论(4)
热度(17)

© fondofu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