fondofu

【独白向】Elio的夏天

看完电影后,总想为Elio与Oliver写点什么。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  夏天是无趣的每一个意大利,是棉T恤洗了又洗,是冷到毛孔舒畅的湖泊中心,是默写的乐谱,是弹奏音符的少年脾气。


  出于什么原因。


  夏天是,你来抢占我的房间。


  是餐后的甜品,是香果树,是你傲慢的语气,是我不经心的眼睛。


  优雅得野蛮,规矩得有趣,是你。


  记忆混乱以后日光炙烤我头皮,夏天是写在翻...

【电影向】Method 第八章 (电影内容+结局扩充 HE)

一点错没有,他非常漂亮。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八、


  是否在舞台上保有了惯常的演技,宰夏并不确定。


  熙媛将他从表演中拉拽出来的动作,同他们约定的每一次一样,可这一次,他不光感到陌生,还在劫后余生的庆幸中,呛进了空气。


  他忘了脸上那些被他“分门别类”的肌肉该如何调动,他站在一出彩排结束后的舞台中央,只想着怎样去阻止那双,明晃晃像是和光生在了一起的、英佑的眼睛。


  它们很迷眼,贴住他的视网膜,妨碍他欲图表达的镇定。...


【电影向】 Method 第七章 (电影内容+结局扩充 HE)

他们沉默不语地达成了约定。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
七、


  “这次都好好做,你才能复出。”


  英佑慢慢走到舞台中央站好,方才杂乱无序的脚步声、器械移动声、金属碰撞声停止了。这里是舞台,无数演员憧憬膜拜,纯粹并且神圣,不该有表演者之外的任何人涉足。


  他会在这里表演,用宰夏曾说过的、自己惶惑的“真心”。他以为自己应该不再具备那样的能力,倾尽所有,像最终撕裂自己的浪涌,去撞上未知的、发着光的沙粒。


  “这就是你写的歌?”...


【电影向】 Method 第六章 (电影内容 + 结局扩充 HE)

某些时候,他极度善良。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六、


  那样的英佑是在他们玩闹的中途出现的。


  同为艺术家,他们的契合来自朝夕相处,还有偶尔天真的态度——把水泼出去,重塑自己奄奄一息的幼稚,接着合拍地大笑。


  然后宰夏就在熙媛中止的笑声中,看到了英佑。


  一顶白色棒球帽,一件红黑格衬衫,阳光随身携带,他站在油绿的树荫下面,笑弯一双眼,青春鲜明而真切。


  “我全部读完了。”


  他扬起...

【电影向】Method 第五章 (电影内容+结局扩充 HE)


  他好像很喜欢用这种受惊小动物的眼神看着他,虽然他好像冷静而冷漠。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五、


  夜安宁地黑尽,他躺进忽而爱上的孤独,像做祷告的信徒,用气息摸索脑中浮动的文字。


  那些文字全部来自宰夏给他的书——他较劲一样背下了全部,想装作无知一字一句听他讲,或者装作无礼讲给他听。


  英佑从床上坐起来,将自己拥抱为一座黑暗里的山峦。


  下巴压着膝盖骨,生硬地疼。


  要爱上Walter。...


【电影向】Method 第四章 (电影内容+结局扩充 HE)


  看过或者没看过,他都演过。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四、


  一名艺术家的作品终于完整,的确胜过任何好消息。


  “我们Singer啊!”导演表现得异常兴奋,乐呵呵地凑近英佑说着话,“已经完全融入角色了对吧?对吧?”


  怎样才算完全融入,至少白天,假装Singer的演技没能让前辈满意。于是英佑不置可否,用低头微笑生涩地糊弄过去。


  “暂时还没对Walter产生爱意呢。”感到英佑拘束,好心帮他,宰夏用惯常淡然的口吻打趣道。...


【电影向】Method 第三章 (电影内容+结局扩充 HE)

  这一章为电影中,英佑性格形成以及爱上宰夏的原因做了补充~


  像一个讨要关注的骄傲小孩。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三、


  找不到吃的,去跟着流浪猫狗;吃不饱饭,缩在墙角可以挨过饥饿;晚上不能睡得太死,纸箱会被抢;时刻关注天气,一点不对就要躲进地铁站;遇到别人的挑衅,保持软弱和沉默就能活命......


  英佑许久不仰赖此番生存之道,梦里的温习却经常。


  时间过去,真切剩下来的只有胃病。但仍是一段他置身其中时想逃跑,逃跑...

【电影向】Method 第二章修改版(电影内容+结局扩充 HE)

发现之前看的那个版本中,将“舞台上需要约定翻译为了“舞台上需要冷酷无情,所以对第二章做了稍微更改。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二、


  一看就知道是他的房子。一级级台阶爬上去,英佑放慢脚步,面无表情观察着他的家。  


  壁灯亮着所以墙上挂着雾蒙蒙的晕,光源太少、夜里太暗所以房里光线透出格外的温柔。似乎家的温暖永远是硬心肠的软肋,英佑的向往不请自来。


  他的背因为这样愚蠢的情绪绷紧了。


  是他们的家。...


【电影向】Method(电影内容+结局扩充 HE)



二、

一看就知道是他的房子。一级级台阶爬上去,英佑放慢脚步,面无表情观察着他的家。

壁灯亮着所以墙上挂着雾蒙蒙的晕,光源太少、夜里太暗所以房里光线透出格外的温柔。似乎家的温暖永远是硬心肠的软肋,英佑的向往不请自来。

他的背因为这样愚蠢的情绪绷紧了。

是他们的家。

很明显地落后,没有目光注视自己,他松懈着缩起身子,无意识向后一退,硬的心肠自作主张长成礁石,武断专横,扎得他有点怕;想转身逃跑的念头也长出来,沾着海水晒干后的盐,碾磨近处新生的棱角。

他这时候毫不隐藏在孩子身上才突出的特质——怕生;但想摒弃对未知的强烈好奇心。

“英佑啊,快来!”导演在叫。

双手放进裤兜,假意是把忐忑藏...

【电影向】Method(电影内容+结局扩充 HE)

  看完电影感到太多的留白,于是想把剧情发展过程中的细节补充出来,并且加上一些人物的故事,增加两个人相爱的说服力,同时对结局做一个引伸。


  对英佑和宰夏的理解仅是个人立场,如有差错还请见谅~


以下为正文~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一、


  夏天的风有什么好玩的。


  他靠在轮椅上,热的阳光和热的风一起揉碎他额前发。他忍着无聊的痒,看着空气里上下跳动的蝴蝶翅膀。


  得益于anti粉制造的摩托车爆炸...

© fondofu | Powered by LOFTER